您的位置  首页 >> 随笔论文 >> 教育随笔 >> 正文
别急,先陪我练球(宋卫庆)
[来源:浙江教育报《教师周刊》 | 作者:宋卫庆 | 日期:2014年7月31日 | 浏览609 次] 字体:[ ]

 

    亚伯特·史怀哲如是说:“有时我们的光溢出来,但点燃的是其他人的火焰。”作为一名普通教师,我一直都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我们的光”应该是一抹怎样的光?

    “宋郎,今晚我想请假回家,不住宿舍了。”小劳焦躁不安地说。

    “为什么要请假啊?”我放下手里正在比画的乒乓球拍看着他。

    “天气热起来了,我想回家换个环境。”就这么短的一句话,他说得断断续续,更何况——这算哪门子理由?

    我没和他正面计较,顺势递给他一块乒乓球拍:“离放学时间还早,要不你陪我打几局再回家吧。”他是学校乒乓球队的主力成员,上个月刚刚代表学校获得了桐庐县中小学乒乓球赛团体冠军,“你是高手,我正好向你请教几招。”

    在去球场的路上,小劳别扭地跟在我后面,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我有一句没一句地转身找他说话,他才快走两步到我的身边。

    我开始顺着他放慢脚步,正儿八经地跟他聊天:“你看,宋老师这么胖了,最近想运动运动,减点肥。有人说打乒乓不错,可以多跑动跑动。你得帮帮我。”

    “宋郎,你不胖。”小劳接着话,“不过打乒乓球可以锻炼身体,又能增强反应能力,所以我很喜欢。”

    “老师们都说你反应快,特别是解数学题比谁都快,难不成是经常打乒乓球的缘故?”

    一听我这么说,小劳有些不好意思了:“我知道,很多老师都说我上课喜欢睡觉,他们也都来找我谈过。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只要一坐下来就犯困,要消除睡意好像很困难。”

    “你上课喜欢睡觉是事实,金老师他们夸你反应快、脑子好用也是事实。我们多交流,一起找出犯困的原因,把毛病改正过来。你上课认真听讲,成绩肯定会更好。”

    小劳好像觉得我话里有话,忙着解释:“我试试看吧。不过,宋郎你得相信我,我现在几乎不玩网络游戏了,上课想睡觉和熬夜玩网游真的没关系,你别听我爸妈乱说。这次请假真的只是想回家休息一下。”

    我打断了他的话:“你也别多想,我也只是想让你陪我打几局乒乓球而已,等会儿我给你家长打个电话,让他们早点准备晚饭。打完球你就回家去,明天早自习别迟到,其他事情我们下次再谈。”

    穿过教学楼、科技楼、篮球场和田径场,我们来到乒乓球场地,聊着天,不快不慢走了近十分钟,我第一次觉得这校园大有大的好处。

    “宋郎,我们是随便玩玩呢,还是比赛?”

    “比赛更好玩一点,五局三胜制,你让我三个球怎么样?”

    一听我示弱了,这小子马上就摆出一副没把我放在眼里的样子:“让我先看看你的水平。水平太次的话,随便陪你玩玩就行了;水平还行就来比赛,让你三球也可以,谁输了谁请喝饮料。”

    热身结束。小劳脱了校服,往旁边的长凳上一扔:“来比赛吧,让你三个球,记得输了请喝饮料。”

    我高兴地应道:“你要是能赢我,教我几个绝招,别说喝饮料,请吃饭都行——学校食堂的。”

    我是直板打法,小劳是横板。第一局比分胶着,我东腾西挪,消耗颇大;而他似乎没怎么发力,长吊短挡,气定神闲。87——由于让三球,第一局我获胜。

    “我们的水平伯仲之间啊,小劳。”

    “比赛才刚开始呢!宋郎,你打得还算可以了,但是你的发球不够刁钻,很好接;发球抢攻时基本不会使用下旋球,所以攻击力不行。”小劳边说边走到球台前,“等比赛结束了,我教你两个进攻套路。”

    这小子怎么这么“横”!可他真没夸大其词,第二、三局我连着输了。第四局他更是冲球、削球、旋球一股脑儿全上,我几乎毫无招架能力,早早地就缴械投降,整个人也累得够呛。

    小劳拿过校服在我对面坐下,说:“宋郎,你先歇会儿,等会儿我教你两招发球抢攻的技术。”

    我从兜里掏出校园卡,说:“行,你先去小店买饮料,喝完了饮料再练。我在这里先给你家长打个电话。”

    小劳慢腾腾地从我手里接过校园卡,迟疑了一会儿,说:“宋郎,我实话对你说了吧。我今天想回去是因为听到有同学说我晚自习总是睡觉,既做不了多少作业,又给班级四项竞赛扣分,还不如回家,别来晚自习。我听了很难过,觉得有些丢脸,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想着先回家避一避。再加上以前去网吧通宵玩游戏被抓受到了处分,我就更觉得自己不配在我们班里呆着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从长凳上站了起来,看着他说:“你是乒乓球比赛冠军,为学校争过光,现在还打算毫不保留地教我;再则,你现在几乎不玩网游了,很有自制力;而且你帮助同学解答数学问题,主动热情,是老师的好帮手。现在,我就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愿不愿意接受大家的帮助,克服上课总是睡觉的困难?”

    “当然愿意,我也想好好学习。可是现在除了数学,其他的成绩都不太拿得出手。”

    “如果愿意,那我就希望你能谦虚一点。我让沈晓燕监督你,你睡觉了就让她提醒你,你也积极配合她的工作,不要发脾气。我们慢慢来,一步一步走。”我用球拍拍拍他的肩膀,“你能放下网游,你就能不睡着听课;你能学好数学,你就能学好其他功课。宋郎相信你。”

    “那要不,我今天就不回去了,从今天开始怎么样?”小劳晃晃那张我给他的校园卡, “等会儿我多买一瓶酸奶拿去给沈晓燕,先拍拍她的马屁,好不好?”

    现在来看,邀请一个带着委屈的学生和我一起打一次乒乓球会有怎样的效果?事先我不知道。但是我想,有些事情就得慢慢来,特别是教师对于学生。这么多年来,我越来越信奉这样一句话:“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荷有花又有藕。”多一点审美,万物有时,何必这么着急?

    亚伯特·史怀哲所说的“我们的光”到底是怎样的光?我在好多年前的一篇日记里写有这样一段话,与大家分享:忙完一天,回到宿舍,随手开灯,柔和的灯光覆盖了我,让我觉得安详、温暖。灯光覆盖了我的全身,而我却没有丝毫被压迫的感觉。我想,如果有一天我们天下所有人做事和待人都像这灯光一般温柔温暖,那该多好啊。 


责任编辑:张国平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
更多..·相关评论
    ·暂无相关评论
用户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验证码: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