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随笔论文 >> 教育随笔 >> 正文
郑渊洁、杨红樱和我(姚贺国)
[来源:名师导学 | 作者:杭州滨兴学校 姚贺国 | 日期:2014年7月31日 | 浏览752 次] 字体:[ ]

打小就枕着《童话大王》长大的我,总喜欢在郑式童话中沉醉自我,期许美梦。期盼每月一次的图书馆开放日,只为借一本《皮皮鲁和鲁西西》,即便是在考前也不忘捧一本《十二生肖童话》,美其名曰给自己加油充电。小学六年级起,我开始“从事童话创作”,成就了自己的第一部万言故事,尽管现在看来文笔晦涩且幼稚不堪,但毕竟,曾经梦过。

闲暇时的我喜欢平躺在阳台呆呆看天,猜想那白云背后是否真有可以调节世界时间的钟(《皮皮鲁外传》),羡慕能和森林之王交朋友的亚旗小朋友(《亚旗进山》),向往开飞机的舒克和开坦克的贝塔的传奇人生,哦不,传奇鼠生(《舒克和贝塔》)。

被人欺负时,我会对着流星许愿,渴望有机器猴帮忙伸张正义(《皮皮鲁与机器猴》),考试不理想时,我会啃一堆苹果希望吃到那含有特殊能量的第五个苹果(《五个苹果折腾地球》)……总之,一切一切的爱做梦,丰富了我的童年,点缀了那些回不去的美好时光。

结识杨红樱,那可就得要追溯到踏上讲台了,那时的我,血气方刚,这个也想管,那个也要抓,可教育生活却时时都充斥着不称心,事事都处理得不放心。总觉得一个男子汉当个小学教师,有种拳打棉花的无力感和挫败感。比如望着六年级的学生还如饥似渴地捧着一本本《淘气马小跳》,我会浑然忘却当初的自己,大呼幼稚,甚至雷霆。直至我自己带着评价幼稚的眼光翻开杨氏童话的扉页,让《非常男生》,《非常女生》,《非常教师》等一系列意义非常的书,重新粉刷了我那被世俗污染的眼睛,回归纯真,更,回归对教育的亲切,乃至,殷勤。

素质教育中对于教师的要求,可不就该是拥有《非常教师》中龙校长、蜜儿老师那样教学理念的非常人吗?重新认识我们的孩子们,那些可爱多多,错误也是多多的淘气男生;那些极富幻想,而又脆弱胆小的女生们,如笑猫,如马小跳,如欧亚菲。就让他们,一步步,走进每个怀揣梦想的教育人心间,一声声,唱响男孩女孩心目中的学习之歌。只有能真正聆听孩子心声的人,才是有资格成为孩子心目中教师的人,才能成为在素质教育大潮中乘风破浪的弄潮儿。

一本《童话大王》,极富童心和爱心的郑渊洁,写了三十多年,并且还将一直写下去,伴随着一次次的教育改革,感动着一代又一代的孩子,乃至孩子的孩子;而以破解童心为毕生最大愿望的杨红樱,以《马小跳》、《女生日记》等一系列书作为契机,敲开了校园的读书之门,让一个个淘气包、坏小子公然地登堂入室,成为校园系列的主人公,写出孩子的亲密童真与真实需求,喜怒哀乐。

可以这样说,能认识郑渊洁和杨红樱,与他们的童话为友,我很荣幸,也很开心,随同我亲爱的学生们,一起荣幸,一起开心。

 


责任编辑:张国平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
更多..·相关评论
    ·暂无相关评论
用户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验证码: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