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会员风采 >> >> 正文
爱在左,责任在右——徐燕南
[来源:本站 | 作者:浙江班主任 | 日期:2015年3月7日 | 浏览675 次] 字体:[ ]


 

我是教育园地里最朴实的一员。“爱在左,责任在右,走在生命之路的两旁,随时撒种,随时开花,将这一路长途点缀得花香弥漫,使穿枝扶叶的莘莘学子,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流,却觉得幸福。”这是冰心的诗篇,也是我对教师这个职业的诠释——爱在左,责任在右,辛辛不觉苦苦,忙忙绝不碌碌。

20121110,我奔赴上海,参加首届长三角地区班主任基本功大赛。同台竞技的共有来自上海、江苏、浙江和安徽四省市的60名优秀中小学班主任。在此之前,我已经参加了金华地区和浙江省的两轮竞争,在包括笔试、班队会方案设计、情景模拟和专家对话的各个环节中的出色发挥,让我获得了代表浙江省参赛的资格,并最终荣幸地获得了一等奖,也为浙江队夺得了唯一一个小学组的一等奖。载誉归来,我却心静如水,依旧精心地备课、上课,陪孩子们参加各种活动。对于我来说,这次的比赛,是我多年来班主任工作的厚积薄发。比赛给了我信心,比赛更是给了我不断追求的力量。我深知,一个教师所拥有的荣誉其实都是自己人生中一个个或深或浅的脚印,而我依然前行在路上。

欲得枝繁叶茂,必先深根固本,渊深而后方能流长。一个教师的成长就得耐得住寂寞,读得透经典,写得出文章,寻得到平台。除了自身养成静心阅读的习惯,我也不遗余力地去引导孩子开展课外阅读,进行自主设计、轮流写作、相互评价的“传阅作文”的有益尝试。教坛新秀评比、优质课评比、教学能手评比、优秀班主任评比、评课比赛、教科室主任论坛,每一次的比赛,实际上是一个逐渐确定自己的教学风格和逐步推翻之前的误区的过程,这个过程很痛苦,也很充实。“贫无可求唯求俭,拙亦何妨只要勤”,我知道自己无法在海边轻松玩耍中捡到漂亮的贝壳,唯有不断地奔跑,或许也能在偶然间发现一颗比较圆润的石头。

作为班主任,站在孩子的原点思考问题,“学会用心倾听,学习真诚交流,学得阳光心态” 是我与孩子相处的宗旨。有的孩子思维敏捷但性格内向,不太愿意举手发言,我就把最难的“三星级”题留给他,并私下约定:当没有同学能回答的时候,请你“重磅出击”,孩子欣然应允,总在关键时刻“该出手时就出手”。我们建立了良好的师生关系,空闲时还可以一起聊聊他感兴趣的心理学……有的孩子在幻灯片制作方面有特长,我就把她为班会制作的所有幻灯片彩印出来,用整整一面墙去张贴。至此这个孩子对老师极度信任,对学习精益求精;有的孩子课堂上会走神,我们就开展“呼叫”游戏,模拟紧急呼叫这个同学,大家会答“您所呼叫的同学正在走神中”,在相视一笑中同学们提高了注意力……有个女孩总是郁郁寡欢,我约她到操场上散步,送了她一个精美的袖珍小包,让她试着把开心的事写下来装进包里珍藏,把不开心的事抛掉。一段时间后,她果然开朗了许多。此后我常常与孩子在操场上边散步边聊天,我们称之为“我老师有个约会”;班里的各项比赛、活动,孩子们和我商量着一起完成;到现在,我还收藏着前一届学生的20多本原生态的“传阅作文集”……

我就这样做着这些平平淡淡的小事,每天关注一下孩子成长的细节,每天记录下一点点思考的痕迹。我从不认为我有很好的潜质,但我深知一个孩子就代表一个家庭,一个个家庭就组成了一个社会,所以我必须踏地而行。

201210月,我参加了首届金华市班主任基本功大赛。在面试环节,我的表现给评委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中有一位评委是浙师大的教授,他在面试结束时真诚地邀请我到学校给那些大学生们上课。他说,我陈述的案例深深地打动了他。我想:与其说这位教授被我的案例所打动,不如说他看到了我一个本色老师踏地而行的足迹。现在,我担任了学校校长助理一职,在其位,谋其政,肩上扛了更多的责任,但是我从未放弃过班主任工作。因为我相信,班主任是孩子生命成长中的重要他人。我愿意成为这样的人。而今,我还很荣幸地成为省首批班主任工作室的领衔人,肩负着培养本地区年轻班主任的重任,我将此为契机,和工作室的同仁们同心协力,共同成长。我想,其实在教育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我的身影并不孤单。在兰溪这一方深邃的天空里,有大家同行,我的脚步会更加坚定。

我常常想,“一位老师,要把自己一分为三:首先是做一个实践者,躬耕在教育的第一线,脚踏实地;其次是做一个反思者,经常回顾自己的教学之路,认准前进的方向;还要做一个欣赏者,常怀喜悦之心,悦纳自己,收集生活的阳光。”行走在教育之路上,我就这样抬起头仰望,低下头工作——爱在左,责任在右。

 


责任编辑:祁进国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
更多..·相关评论
    ·暂无相关评论
用户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验证码: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