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随笔论文 >> 教育随笔 >> 正文
熊传宝:做“眼里容得下沙子”的老师
[来源:浙江教育报 | 作者:浙江班主任 | 日期:2016年5月31日 | 浏览466 次] 字体:[ ]

201511月,在经历了一个月莫名的胸背疼痛、做了无数血检和拍片之后,终于有医生向我解释了我病痛的来源:一种被称为“强直性脊柱炎”的疾病。医生告诉我,这种病没有特效药,将会伴随我的一生。我所能做的,就是积极治疗,认真康复,争取控制病情,让它不影响正常的生活和工作。

拿着诊断书回到办公室,迎接我的是学校的“卫生检查通知单”。又是公共场地的落叶没有打扫干净,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二次扣分了!而且又是这组值日生!我越想越气,恨不得马上冲进教室训他们一顿,“卫生都做不好,来读什么书?”

当天晚上,带着连日奔波医院的疲惫和班级管理不佳的挫败,我在微信朋友圈中写下了这么一段文字:“就像我身体的病无法治愈,只能想办法与它共存一样,我们很多时候都无法彻底改变学生,最好的方式可能是去足够了解学生,并且找到最和谐的方式去与其相处。”

“眼里要能容得下沙子”,与问题共存,可能就是我想表达和思考的。

我渐渐选择了“理解”和“宽容”。

小徐的书写怎么也不干净;小王总是踏着铃声进教室;小张速度特别慢,每天作业来不及做。怎么办?如果强硬些,可以说:“字写不好不要上我的课,不提早五分钟不能进教室,作业做完了再来上学。”有的学生可能真的会改正,但是这中间学生和教师所承受的痛苦,或者说这个“进步”的成本,实在太高:不仅身心俱疲,而且教师的教育方式方法上只要出现一点问题,给学生带来的可能是心理的阴影和“口服心不服”的怨气。有时候我甚至想,这些问题不改又怎么样,人不都有个高矮胖瘦,非得一刀齐吗?

值周的时候遇到过这么一个学生,因为没有佩戴校徽被我拦下。学生涨红了脸,拼命向我求情,说如果被班主任知道,会受到很严重的处罚。惊慌失措的表情现在想起来依旧生动。学生的一面之词未必可信,但如果这是真的,我不禁想说,让我选择的话,我宁愿我的班级偶尔有一些过失,也不想用孩子们如此的担惊受怕来彰显严明的纪律。

我佩服有强大执行力的老师,用严格的班规把班级管理得井井有条;但我想当真正理解学生的老师,用真正的教学智慧处理学生偶尔的过失,甚至顽固的积弊。宽容是另一种强大。

曾经有个学生,成绩不错,性格稍显内向。就在离高考还有一个月的时候,有一天他的作业满是涂鸦,不知所云。我马上找他了解情况。他倒也毫不避讳,直接说心情不好,然后要求我到操场上去和他说话。夜晚的操场一片漆黑,他倚着栏杆向我讲述了如何追求班里的某女生,如何被无情拒绝,又如何痛不欲生。边听他说,我的脑子边在飞速运转,我该拿他怎么办?

我选择了最温柔的方式,告诉他这就是爱,有的时候爱一个人就是要承受痛苦的。现在他所要做的,就是努力用毅力去克服这种痛苦。如果真的痛苦到了无法承受,无法集中注意力,欢迎他再来找我。果然,一星期之后,他又把我拉到了操场,重新述说了一遍他的痛苦。一星期之后,又来了一次,直到高考。揭榜那一天,我惊喜地发现他考了全班第一名,最后被中科大录取。我也庆幸那个时候没有大张旗鼓,“认真”处理这个“早恋问题”。

走出校门去办事,我不止一次听到过“老师最难弄”的评价。所谓的“难弄”,往积极了说,是说老师们作风严谨,对任何事都一丝不苟。但是有时候,我们是不是太过认真了一些,眼里容不下沙子,给人造成了一种刻薄的印象呢?

其实,对学生的宽容,又何尝不是对自己的宽恕呢?不知道谁喊出一句“没有教不好的孩子,只有不会教的老师”。于是乎,老师们纷纷视教室为战场,仿佛教室里一旦出现什么问题,便是自己的无能。太多时候,老师们会抱怨“这孩子怎么也教不会”,仿佛做老师就一定要把每一个学生都教会。太多老师都活在这“教不会”的痛苦之中。

其实,这话没有错,不仅没有错,反而说出了我们老师使命之伟大,是对我们老师最好的褒奖。而现在这句话却成了压在很多老师心上的石头,给老师们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压力,源于对这句话的错误解读。我想这里的“老师”,不是指某一个老师,而是学生在成长道路上,需要很多老师在不同阶段的引领。这里的“没有教不好”也不是指老师应该把学生个个都培养成德才兼备,而是在某个具体的点上,比如某个小习惯或者某个知识点,老师应该有教学智慧让学生有所收获。这么一想,是不是轻松很多?

很多时候,我们老师都把自己当成医生,总是想药到病除,或者以为自己就得是英雄,走进教室就要惩恶扬善。但是我想,我们有时候也要学会做陪伴者和见证者,借用时下流行的一句话,“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责任编辑:张国平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
更多..·相关评论
    ·暂无相关评论
用户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验证码: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