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随笔论文 >> >> 正文
用不同方式的爱来扫除学生的心理障碍 (郑丽君)
[来源:本站 | 作者:浙江班主任 | 日期:2016年6月30日 | 浏览396 次] 字体:[ ]

用不同方式的爱来扫除学生的心理障碍(个案)

杭州天成教育集团——郑丽君

案例背景:

    本人于四年级上学期接任了现在所教的班级,在经历了一段的磨合了解后,逐步掌握了每个学生的个性特点和家庭环境,总体来说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班级,既体现在学生的本身,又体现在他们家庭环境方面——这些孩子有的从小父母离异,有的从小没有父亲,即所谓的“私生子”,有的父母常年处于分居状态,甚至在不同的两个城市漂泊。还有一个普遍的现象就是大部分的孩子的父母没有一个稳定的工作,孩子也跟着居无定所,从小接受着一些鱼龙混杂的人物。这些可怜的孩子身上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各类问题,其中表现特别突出的是一个名为杨的学生身上。此人从小父母离异,由爷爷奶奶抚养,期间父亲更换过好几任女友,近年终于成家,并育有一女,导致父亲根本无暇管顾他,从而使他成为一名心理上有问题的学生:上课故意扰乱课堂纪律,课后无缘无故去找同学打架,常因为一点小事躺在地上大哭,对老师的教育充耳不闻,甚至耍无赖……这是一个令所有任课老师头疼的孩子,也是一个令任课老师束手无策的孩子,长久以来,任课老师都不再对他学习上有要求,只要他不在课堂上捣乱就行。前任班主任在几次苦口婆心的教育无果之后,无奈之下,只能在他每次发脾气时打电话请家长来一起教育,家长前来的结果是当着老师的面痛打一顿,这样一来不但根本解决不了问题的实质,反而激化了孩子的逆反心理。

就是这样的一个孩子,他的行为不仅给自己的日常学习和生活带来伤害,更是影响了整个班级的风貌。对于小学生来说,自控能力与分辨能力都是相对薄弱的,有些学生已经出现向杨“看齐”的倾向,他们觉得他的特殊可以给自己带来很多“便利”,诸如可以不做作业,耍无赖可以免受惩罚等。同时这个孩子对任何一位班主任来说,都是一个考验,都是一次教育的挑战,更是一个矛盾:是教育还是放弃?笔者选择了前者。通过学习相关心理书籍,笔者确认杨是属于心理障碍型学生。所谓心理障碍型是指在特定情境和特定时段由不良刺激引起的心理异常现象,属于正常心理活动中暂时性的局部异常状态。它既可以包括轻微的心理问题,也包括比较严重的心理活动紊乱。常见的问题有攻击性、抑郁症、自恋、狂躁等,而这些问题往往是与遗传、家庭教育以及童年经历有关。找到了症状所在,笔者要做的就是对症下药,即用爱来扫除他心理的障碍,使他成为一个正常的学生。由此可见,他的问题不是先天性的,而是后天给予他的,既然如此,就有办法让他“脱离苦海”,走向生命的正轨,同时以他为切入口,彻底整治整个班级风貌。

     爱是教书育人的一个永恒的主题,爱每一个学生是每一个教师的基本素养,而作为班主任,如何爱学生,如何用自己的爱来教育好问题学生,更是一门永恒的学问。笔者认为,爱“问题学生并不是单纯地对他进行呵护,而是需要用多种方式来表达对“问题”学生的爱,从而达到感化、教育的目的。

(1)      维护他,给予尊严

心理障碍型的孩子平时就是老师的一块的心病,此类人也潜意识地认为自己是“问题”学生,是特殊的,和其他同学是不一样的,所以不管是在老师面前还是在同学面前都抬不起头来,可想而知,对于他们来说,也许很少得到他人的尊重,由于连带作用,包括他们的父母,也很难得到学校老师的肯定。那他们是否需要被尊重呢?答案是肯定的。前苏联著名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过:“让每一个学生都抬起头来走路。” 笔者认为,想要教育心理障碍型的孩子,首先第一步就是要忽略他们的特殊性,把他们当作正常的孩子来对待,去尊重他们的人格,同时也要理解尊重其父母。

案例一:

开学伊始,作为班主任,第一次与杨以及他的父母面对面地打交道。对于其先前每次开学遭遇的尴尬场面也有所耳闻:每次都得等到最后一个报名,并要家长和孩子再三保证才能进行报道注册。但纵观下来,发觉这样做并不能解决问题的根本,最多只能维持几天的好现象。

开学那天,在报到注册的最高峰期间,杨和他的父亲习惯性的站在人群的最角落,似乎在等待老师空下来的说教。班主任注意到了,抬头朝他们笑了笑,并指指旁边的空位说:“请你们在边上坐一坐,稍等片刻,前面的家长马上就好。”并用余光观察其父子的反应,发现他们脸上出现了一种受宠若惊的表情。轮到他们了,班主任只是告诉他们,孩子有接受九年义务教育的权利,老师也会尽全力地教育孩子,但家长对孩子的教育更有义不容辞的责任。说完便给他们办完注册的手续,让他们回家了,临走时,孩子和家长都投来感激的一瞥。尊重是相互的,果不其然,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孩子在班主任面前明显收敛了许多。

(二)挖掘他,铺设平台

 每个学生的身上都蕴藏着他独特的个人潜能,教育的责任在于把它挖掘出来,把它发扬光大,以不断提升他的生命意义。笔者认为,不管是什么人,他身上一定有一个闪光点,如,智障儿童舟舟能成为一个成功的指挥家,根本原因就是因为他身上有“指挥“的天赋。根据相关资料以及几年的教育教学经验发现,有的学生身上的潜能是外显的,有的是隐藏起来的,甚至连学生自己本身都不知道,这就需要教育者去挖掘、引导。而这个闪光点,可以发挥巨大的作用,特别是对于“问题”学生的教育,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让他能更好地融入班集体,同时也增强了班级的凝聚力。

案例二:

国庆节,学校大队部举行“红歌合唱”的活动。讨论方案时,有的学生建议部分同学上台演唱,也就是委婉地拒绝杨上台,建议一上来,马上被笔者否决了,并强调:既然是集体活动就必须全班同学一起上,一个也不许落下!接着推选指挥,班主任放音乐,全班学生一起跟着音乐指挥,结果发现了一个令人惊喜的现象:杨他的节奏感很强!于是全班讨论让杨上台指挥,结果得到大家的一致同意。在确定让杨担任合唱指挥一直到比赛结束后的很长的一段时间,杨的表现都还不错,其中包括课堂表现。

(三)惩罚他,树立威信

杜威是以主张尊重儿童而著称的现代教育思想的代表人物,但他仍然认为“儿童是一个人,他必须或者像一个整体统一的人那样过他的生活,或者忍受失败和引起摩擦。” 夸美纽斯也曾经在他的《大教学论》中专章论述过纪律问题。明确指出:“我们可以从一个无可争辩的命题开始,就是犯了过错的人应该受到惩罚。他们之所以应受惩罚,不是由于他们犯了过错(因为做了的事情不能变成没有做),而是要使他们日后不再犯。”笔者认为,在班主任工作中,对学生进行惩罚教育是必不可少的,当然,惩罚教育不同于体罚。虽然杨有心理障碍的表现,但班主任进行教育时必须把他当成一个正常的学生,有过错必须按班规来进行惩罚,这样一来,一方面可以让全班的学生明白,任何人都必须遵守纪律,不会有向杨看齐的倾向,另一方面也让杨明白,老师对待他是和其他同学是一视同仁的,没有任何偏见,让他不敢轻易地耍无赖,同时更是班主任在班级树立威信的最佳时机。当然,在对其进行惩罚教育的时候,要注意拿捏得当,既要严厉,又不能太过火,惩罚过后必须要找个时见对他进行心理上的疏导,让他知道,老师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爱他,为了他好。毕竟他是一个有心理障碍的孩子,惩罚的尺度一旦没掌握好,或者善后措施没有及时跟上,有可能会发生不可预料的后果。

案例三:

1017,学校组织全体学生去参观残运会,中午临出发前,学校给每个学生发了残运会的吉祥娃娃,并让所有的班主任在观看完比赛后回来发给学生。为了激励学生在观看这场特殊的比赛时能文明,班主任就把分发吉祥娃娃的权利交给管理每个小组的组长,出发前强调,若观看期间,有同学不遵守纪律,组长今天就不能给他发吉祥娃娃了,等他哪天表现突出,再奖励给他。这个建议也得到全班同学的认可。结果比赛当天,全班同学都很安静、文明地观看比赛,只有杨一个人进进出出,他的组长就不同意给他发吉祥娃娃。我当机立断,也明确表示同意组长的做法。没想到杨马上躺在地上哇哇大哭,一边哭一边喊:“凭什么不给我,那是我的东西,今天不给我,我就不回家了。”当时已经晚上六点多了。班主任没有理会他,平静地和全班同学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管是谁,违反了纪律,都必须受到惩罚。”说完,便组织学生放学,任由他躺在地上。放完学回来,班主任与学校的值周老师、中层干部以及校领导交流,并请他们不要上前去哄劝,最后得到他们的认可和支持。据说杨先前只要一发脾气,马上就有老师上前哄劝,导致前任班主任不得不妥协,几乎每一次杨都是得逞的。

就这样,我们一直冷战到晚上7点半,期间他停止了呼喊,时不时地朝大门口望,希望学校的领导出面让本人把吉祥娃娃给他,可惜一直没有等到。七点半过后,班主任打电话给他家人,并故意按了扬声器,电话接通了,传来他继母哄女儿的嘈杂声,他奶奶因为肚子痛的呻吟声,他爷爷修理东西的敲打声,还有他爸爸说话的内容:“X老师,请您让他自己回来吧,或者把他拖出校门口,别管他,出了什么事我们自己来负责,我马上要带他奶奶去医院住院了,实在没空。”班主任说了这样一句话:“家长您对他不负责任,但学校老师必须对他负责任,我们不可能这样做的,虽然我自己的女儿也在家里等着我回去喂奶,但是在家长没来接他之前,我们所有负责的老师都不会回去的。”8点钟,他的家长来了,班主任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告诉了家长,并再三强调,回去不要一顿毒打,好好教育他。

第二天谈话课,班主任就昨天的事又进行了全班性的交流,最后引导同学总结了一句话:昨天杨伤害了8个人——他自己、他的家长、校长、其他3位老师还有班主任及她的女儿。并讨论决定:这个吉祥娃娃不给他了,就挂在墙上,以示警戒——耍无赖是不可能得逞的。当时大家给了杨10分钟的考虑,同不同意这个决定,10分钟后,杨点头答应了。现在2个星期过去了,杨没有发过一次脾气。至今,班里其他学生也没有出现不遵守纪律的现象。

(四)信任他,主持公道

   “大多数人因为看见而相信,少数人因为相信而看见。”人们总是戴着有色眼镜看待问题学生,特别是心理障碍型的孩子,无论发生什么摩擦,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孩子的错,可事实并非如此。正是因为人们用习惯性的思维来看待此类学生,在日常学习生活中,他们受了委屈也没人相信,从而出现破罐子破摔的行为:反正没人相信,那就和对方大“干”一场吧。笔者认为,这类孩子与他人发生矛盾,作为班主任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从不同的方面调查这件事的真相,必要时要相信这个孩子说的话,调查完之后,若事实真的是这个孩子受了委屈,接下来要做的一件事就是站出来,为他主持公道。这样一方面教育了他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做一个黑白分明的人,另一方面要让他感觉到自己并不是孤立无援的。对整个班级来说,教育意义也是重大的:老师是个黑白分明的人,只要自己平时不做违纪之事,就会得到老师的帮助,同时也给那些经常违反纪律的学生敲响了警钟。

案例四:

一天午休,杨趴在桌子上哭,班主任走进去后,其他学生便起七嘴八舌地汇报:“老师,他和601的同学在乒乓球台边上打架了。”“老师,他骂了别人,还哭。”班主任示意全班学生安静下来,先请杨说明情况。杨抽抽答答说完整个事情的经过。接着班主任向目击者取证,目击者证明杨说的是事实,确实不是他的错。接下来,班主任掌握了一切人证物证,便带着他走向601教室,先向601班班主任说明情况后,再请那个学生出来。班主任没让杨开口说话,而是示意那个学生眼睛看着杨把事情的经过复述一遍,结果那个学生说的如杨一样。班主任马上让那个学生向杨道歉。没想到杨不仅接受了道歉,还说了一句:“没关系,以后你要乒乓球拍的话就好好跟我说,我会借给你的。”那个学生听了,脸红了。

(五)奖励他,引导感恩

古人云“数其十过,不如奖子一长。”任何人都需要被肯定,需要被表扬,特别是对于心理障碍型的学生,表扬和奖励具有特殊的魅力和效用,他哪怕只是有极细小的点滴进步,或有好的行为表现,即使给予肯定和表扬,必要时再给予物质上的奖励,能激发他的积极向上的热情,使他感受到自己在老师心目中的地位和分量,从而明确自己的努力方向。陶行知先生著名的四块糖的育人事例,就告诉我们教育问题学生要多运用奖励的教育机智,会收到比惩罚更好的效果。同时,笔者认为奖励之后,班主任还应该做一件事,那就适时地提问:是谁或什么原因让你取得成绩?你是否应该向帮助过你的人表示感谢?从而引导他学会感恩,心理障碍型的孩子一旦学会了感恩,教育起来就容易多了。

案例五:

一次困难班,班主任要求学生30分钟内完成《语文课堂作业本》中的第5课。30分钟过去了,杨第一个把课堂作业本交了上来,而且字迹整洁,正确率较高。班主任当场表扬了他,他喜滋滋地下去了。接下来,班主任马上问他是谁的帮忙,他说是班长自己没有做完就先辅导他了,班主任马上引导他对班长进行感谢,并让全班同学鼓掌,一是鼓励杨,二是表扬班长的无私相助。从那以后,杨做语文课堂作业本特别积极,一有不懂的马上问旁边的班长,周围其他的同学也愿意帮他,因为帮助他之后可以得到班主任的表扬和同学热烈的掌声。杨也总是能在最短的时间认真有效地完成课堂作业本。

就在这之后,杨担任了“红歌演唱”的班级指挥,他的表现得到评委们的认同和赞扬,活动结束之后,班主任在班会课上和全班同学一起,把他评委班级的“红花奖”,奖给他三本作文稿纸。奖励之后,班主任引导:“杨,你现在取得这么大的进步,有什么感谢的人吗?”杨说有,他要把这个奖励分给平时帮助他的人,也要分给其他同意他上台指挥的同学,是他们给了他这个机会。杨的行为,得到了全班同学热烈的掌声。

几点思考:

1.班主任如何带动其他任课老师一起共同教育心理障碍型的学生?

2.班主任如何取得心理障碍型的学生家长更多的支持和配合教育?

3.班主任如何使对他的每次一教育都是持续而有效的?

 

 


责任编辑:褚建利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
更多..·相关评论
    ·暂无相关评论
用户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验证码: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